盗墓笔记 第十章 枯手 改
全天英语阅读网
全天英语阅读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全天英语阅读网 > 灵异小说 > 盗墓笔记  作者:南派三叔 书号:175 更新时间:2012-10-17 
第十章 枯手 改
  在世界各地都发现过幽灵船,有些年代还非常的久远。所有的传说都有一个相同的开始,就是在海上,发现了一艘完好无缺的船,可是,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有些船只上面,甚至还摆放着吃到一半的晚饭,但是吃饭的人,却从此失踪,再也不会出现。

  他们在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到底到哪里去了,永远是悬疑小说家最乐意探究的题材,

  阿宁举着风灯,照着氧气瓶上的编号,上面用黑色墨水印着…k5-883。

  我觉得这个编号哪里看到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阿宁解释说“这就是你三叔雇的那船的船号,我们公司的规定,所有的考察设备,编号必须与船号一致?!?br>
  我脑子一转:“啊,还是的,在飞机上看你们的报告的时候,看到过这个编号,但是奇怪,三叔的船怎么会漂到这里来?”

  阿宁说这不奇怪,在风暴中,水的动看似杂乱无章,其实还是有一定的脉络可寻,我们大概碰巧和这艘船落在了同一条脉络中,正在向同一个方向漂移。

  这艘船顺着海漂到这里,遇到落水的我们,看似是一个天大的巧合,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必然。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大不时拍上船舷,使得整艘船都发出即将要被撕裂的声音,这该死的风暴不知道要吹到什么时候去。

  我们在货仓里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下来,拿了挂炉取暖,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嚏,阿宁笑着朝我摇头,从一个木箱子里拿出几瓶烧酒让我喝。

  我看她对这船停熟悉的,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心里觉得奇怪。

  她告诉我,国外的探险机制很完善,大到仪器的采购,小到货仓里货物的堆放次序,都有相关规定,这规定平时候看起来毫无道理,但是一到紧急时刻,就会发挥出效用,你看我们现在,要是没这样的规定,说不定什么东西都找不到。

  我心中感叹,国外的探险家野外生存能力很强,就是在细节上下足了工夫,这一点实在是值得国内学习的事情。

  我们的潜水服在掉下水之前都没有拉上防水拉练,给挂炉一烘,衣服里面的海水就结出一层白色粉末,十分难受,阿宁拿出备用的潜水服,拿着风灯到走到一堆货物后面去换衣服,她在国外长大,十分开放,我看着风灯照出来的婀娜身影,不由心猿意马起来。

  衣服换到一半,阿宁突然惊叫了一下,探出头来叫我道:“吴先生,快过来一下?!?br>
  我正看她的影子看的口水,一听她叫我,吓了一跳,问她怎么了?

  她利索地将自己的丰的上半身裹进潜水服里,走出来对我说道:“货堆里好象有什么东西?!?br>
  我走过去拿起风灯照了一下,发现货箱和船壁之见的隙里,果然有一团黑色的东西,躲在隙的影子里,如果不拿风灯去照,很难发现。这东西蜷成一团,冷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个人头,难怪阿宁吓了一跳。

  我伸过去摸了一下,发现原来是一是背包,很普通的那种,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给人藏在这里。

  阿宁看到真的是只包,才松了口气,我心里奇怪,包里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船上有人把包藏了起来,和船上的人失踪有没有关系?

  我老实不客气,打开包就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一堆文件和换洗的衣服,我拿起这些衣服,发现衣服的下面,有一只老旧的防水袋,橡胶都已经开裂了,袋子里面,有一本已经几乎要散架的笔记,我一看,封面上写了几个字:西沙碗礁考古记录,1984年7月,陈文锦赠吴三省。

  我没想到这包竟然是三叔的,当下惊讶的不得了。

  这本笔记本,可能是他们当年在西沙碗礁考古的时候发放给专家门的,三叔大概是当成纪念品保留到了现在,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记录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心中好奇,直接就翻看起来。

  三叔的文化程度不高,但却是个做事情很认真的人,每一天的记录他都用相同的格式,列的清清楚楚,我看到第一页就是他们出发的第一天,7月15,上面列出了一个名单,领队是吴三省,那个闷油瓶叫什么,我想起三叔提过他好象姓张,一找,果然有一个人叫张起灵,难道就是他?

  前面主要的内容都是找到并确定海斗具体位置的经过,非常详细,简直到了罗嗦的地步,连绳子的种类,还有推理的过程都写了出来,这些内容我已经知道,没有必要再看一遍,就加快速度,一直翻到后面几页。

  最后几条记录引起了我的注意,

  7月21,我们准备第一次进海底墓,入口我已经找到,想通之后,这个古墓并不复杂。

 ?。吩拢玻?img src="tu/ri.jpg">,我们进去了一次,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看样子,这古墓也不“干净”

  看到这两行字,我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情,难道说,三叔在考察的时候,已经偷偷进去那个古墓一次了。

  当时他和我说的“带进坟墓也不会说的”的事情,会不会就指,他在进行考察的时候,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下,进入了那个理论上绝对无法进入的古墓。

  那他进去之后,又碰到了什么呢?这里他写到: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指什么奇怪的现象?古墓不“干净”又是什么意思?

  短短的两句话,带给我的疑惑简直比外面的头还要凶猛,我觉得无数的问号就要把我的脑子撑破了。

  我将笔记重新翻了几遍,想找到更多的线索,然而之后的内容,全部都是白纸。

  回想起三叔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实在有太多的奇怪之处,与他以前的性格大相径庭,这件事情背后,恐怕还有着我无法想象的内幕。但是这些秘密,却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胡思想之间,阿宁从我手上抢过了笔记本,仔细的看起来,我不介意让她知道这些东西,反正里面的内容,完全没有触及问题的核心,越看只会越疑惑。

  我们稍微吃了点东西,又烧了热水,巾捂住自己麻痛的双手。

  经过这一番折腾,我们的身体状况迅速好转,外面虽然仍旧狂风肆,我却不再觉得紧张。

  吃完东西后,我让阿宁先休息一下,自己到处去看看,我在船上睡过一觉,精神比她好,现在想睡也睡不着。

  我把挂炉和热水都拿到外仓去,免的等一下晃下来烫到人。完之后,我点上一只烟就坐到驾驶室里,一边看着前面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边琢磨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艘船不知道还能不能发动,像这样漂流下去,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万一漂流到礁群里,就有可能会触礁沉没。

  人类对于海洋来说,实在是过于渺小,我们两个人就算再有智慧,也无法抗衡大自然的力量,我们今天能得救,只能说是运气好而已,但是这样的好运气,又能维持多久?

  我想得出了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个头打在驾驶室的前窗上,拍的玻璃嗡嗡直响,看样子风向好象变了。

  这时我发现阿宁醒了,正打着哈欠走过来,紧身服懒散的半拉着,有意无意的出半抹丰部。我不知道这是她的习惯还是有意在勾引我,当下不去理睬,转过头去看海。

  虽然我不是柳下惠,但是这种情形下,男女爱的事情我提都不想提。

  她跟我打了招呼,一边走到挂炉边上取暖,一边问我要不要也去睡一会儿。

  我脑子里有心事,睡觉恐怕是睡不着的,半梦半醒的更累,摇头说不用,让她继续休息。

  她笑了笑,坐到我边上,点起一只薄荷烟,也看着海发起呆来。

  我有件事情不太明白,就问她:“当时三叔来找你们的时候,只凭他几句话,你们公司怎么就相信了这件事情,还出钱又出力的,据我所知,你们这种公司考察程序很严格的,信息的可信程度都要经过专家组的讨论,三叔的话没有任何依据,按照常例,你们专家组应该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项目毙掉。怎么竟然会通过?”

  阿宁点点头,说道:“我也很奇怪,听说刚开始是通不过的,后来你三叔给专家组看了一件东西,就不知道怎么的成功了,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这样的底层无法知道?!?br>
  我心想三叔的确是有手段,可以说服那些精明的美国人,必然是一件非常关键的东西。

  阿宁对我说:“你三叔看上去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即土又洋,看上去鲁,又非常的细心,他给我们的计划非常详细,简直包罗万象,就连我们来找你这件事情,也是他事先计划好的…在突仿件处理办法里面,第一个他的替代人就是你。我觉得在某些方面,这本计划书简直就是一本预言,他所列出的事情,很多都真的发生了?!?br>
  我听了这句话,隐约感觉上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三叔最讨厌计划,他七八糟的生活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何以会突然情大变?

  我问她能不能回忆起三叔计划上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内容,阿宁想了想:“那我倒是没有注意,不过有一件事情的确很古怪,他要求所有的设备都必须准备双份,一份放在港口备用,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一次才能这么快的成行?!?br>
  ,对我说她好象听到货舱后面有什么动静,叫我一起去看一下。

  我心说该不会是老鼠,顺手抄起边上一跟不锈钢管子跟她走了过去。

  穿过货仓之后就是水手的休弦,再过去应该就是船头了,我打起风灯一看,发现船头的地方,竟然被一道铁墙隔了开来,隔板四周与船身焊在一起的,上面有一扇椭圆形的钢门,门上有一个汽车方向盘一样的旋转密封锁。

  阿宁上去转了几把,这锁纹丝不动。

  我一看,原来门与框之间,还有一层橡胶,将门里和门外的空间,完全隔离了开来。

  这样的门,一般都是用在大型轮船上,遇到事故的时候可以密封房间,隔离海水,但是防在这里,就不知道是什么用处了。

  正在纳闷的时候,突然从那铁门里,传来了一声指甲挠抓的声音,这声音非常清晰,似乎有人正在里面抓着这道铁门。

  我啊了一声,心说难道失踪的人全被锁在里面,这还了得,阿宁大叫起来:“快,那些人可能都在这个里面,快把这锁打开!”

  我举起手里的钢管,进旋转密封锁的锁盘里,做了个简易的旋转杠杆,然后用力一啦,就听嘎崩一声,锁开始转动起来。

  这种锁一旦开始转动,开起来就非常省力,我连转了十一下,门里发出一连串疙瘩疙瘩的声音,旋转密封锁的锁盘开始自己转动起来。

  我拉着阿宁退后了几步,没等我们做好准备,突然一声巨响,从门里冲出大量的水,我们瞬间被扑倒在地,顺着水直冲到货舱里面,我忙扯住一团帆布,让自己停了下来。

  那钢门被水冲的摆来摆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坐直身子,看到风灯掉在门边上了,给水浸着,里面的火焰不停的闪烁着,似乎马上就要熄灭。我想去把风灯捡回来,突然阿宁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过去。

  我抬头一看,原来那钢门的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来一张长鳞片的巨脸,两只绿色的眼珠子,如同鬼魅一般地默然盯着我。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盗墓笔记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全天英语阅读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盗墓笔记》是由作者南派三叔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灵异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 枯手 改及盗墓笔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灵异小说盗墓笔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全天英语阅读网 www.english24hour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