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妈妈 第六章
全天英语阅读网
全天英语阅读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全天英语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处女妈妈  作者:风淮黎 书号:40217 更新时间:2017-4-27 
第六章
  自从映帆和宣靖涛相认以后,常见那父子俩腻在一起,宣靖涛把法国的重要事务暂交给他的得力助手,而人留在台湾,再透过电脑网路和越洋电话??卣龇貉偶诺脑俗?,空下了时间除了陪儿子之外,就是想和紫莺培养感情,让她重回身边,虽然他真的怀疑曾经拥有过她。

  见他们相处和谐的情景,紫莺虽然有时候心头会袭上一股失落感,似乎儿子不再是自己的了。不过见儿子开心,她随时可以调整那种心态,虽然说血浓于水,可是儿子和她几年来相依为命的感情,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被取代的,她教出来的儿子情淳厚非常有情,让她感到宽慰。

  “爸爸!要我问妈妈愿不愿意嫁给爸爸,你说可不可以问?”映帆小声地附在他耳边说。

  宣靖涛心中怔了一会儿,真会被老妈害死,又不是不知道紫莺只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对他以礼相待而已,怂恿孩子这么问,一定又被误会的,他暗怪。

  “不要比较好?!彼O率直咦楹现姆苫P退?。

  “为什么呢?”映帆转头向他问道。

  “怕妈妈误会,会生气不理我?!毙柑闻碌氖撬忠晕煤⒆油媸侄?。

  “不会的,妈妈不是爱生气的人,志新爸爸每次都跟妈妈求婚,她也没有不理他啊,只有志新爸爸讲话,妈妈才会生气?!?br>
  “讲什么话呢?”宣靖涛边回头组合模型边问。

  “试用他一次,跟他同居。爸爸,什么是同居呀?”映帆又仰着他疑惑的小脑袋看着爸爸。

  宣靖涛愣了一下,俊眉不自主地聚了一聚,这个程志新,当真是荤辛不息,在小孩面前这种话都讲得出,孩子不在会说些什么?试用?!同居?!当紫莺是什么样的女人呢?

  “同居就是住在一起?!彼醋哦诱蚨ǖ厮?。

  “哦!那妈妈为什么生气?和志新爸爸住在一起很好啊,志新爸爸很疼我和妈妈?!庇撤拍源献硬唤獾叵胱?。

  宣靖涛闻言将孩子揽在身边,和过去争不了,但现在起他不会少疼他们一分的?!翱赡苈杪璨幌牒退≡谝黄鸢??!?br>
  “对!妈妈说志新爸爸是个很人的男人,住在一起很危险,为什么危险?”

  “这我就不知道了,得问你妈妈他哪里人了?!毙柑翁撕懿皇亲涛?,他哪一点比不上程志新?为何她不给他机会重新来过?到现在还是不肯透怎么有帆帆的,只怪自己全然没有印象。又让她刚烈的脾气给凶怕了,所以连问都不敢问。

  “帆帆,该睡觉喽!”紫莺站在门边敲敲门道。

  “那么快?我马上收好玩具?!彼底啪投鹗掷??!奥杪?,今天可以让爸爸陪我睡吗?”映帆把积木放在纸箱里面。

  “你爸爸工作很忙,又要每天来陪你,回去还得和法国的电脑连线处理公事,所以你要让他早点回去,才不会太累?!弊陷阂痪浠熬桶研柑蔚南M鬯榱?。

  “让爸爸留下来,就不会太累了?!庇撤榛簧恋厮?。

  “你忘了,我告诉你外公、外婆的规定吗?”紫莺家教甚严,在她大学入学前一天,父母要求她一个人住外面,必须行止端庄,不可以和男生来,不能进男生的住处,也不能让男进她的房间,当然更不可以留宿。

  “哦!那妈妈陪我睡,不要起来写论文好吗?”映帆当然没忘,以前他想让志新爸爸留下来,妈妈都会把理由说一遍的。所以他立刻打消念头。

  “对不起,妈妈再赶几天论文就好了。今天你自己睡好吗?”紫莺上前抱了他一下。带着歉意说。

  “先睡嘛!睡醒了再写,我不要听故事,直接睡觉好不好?”他牵着妈妈的手央求道。

  “好!”紫莺只好点头,不想让他失望?!跋热ハ戳成喜匏??!?br>
  映帆立刻高兴地往浴室去。

  “你不能太累?!毙柑嗡琶既暗?。

  “我的事自己有分寸?!彼涞厮?,忙着在头柜中把棉被枕头拿出来。

  “慢自杀就是你所谓的分寸?连孩子都看得出你睡眠不足?!彼镒虐?img src="tu/chuang.jpg">单好。

  “怎么这么爱教训人?请你清楚我不是你什么人?!彼荒头车厮档?。

  “好!我不说,你别动不动就生气,愈气身体愈差,过几天我必须回法国一趟,我不在期间,我妈请你和帆帆过去住几天,可以吗?”他温柔地问着。

  “要看我论文写出来了没有,再说我们系上筹备的会议紧接着来,有很多事要忙?!彼咂套?img src="tu/chuang.jpg">说。

  “没见过像你事业心那么强的女人,拜托你推掉一些稿约好不好?想把自己累死也不是这样子?!彼凰盗骄浠坝秩滩蛔∵赌盍?。

  “你存心咒我?巴不得我累死好带走儿子?我早死不正合你的意?”她就是可以轻易地在他任何话里挑毛病。

  “你知道吗?虚张声势的你真不可爱,不管你怎么挑剔,我都不相信一个可以把孩子教得那么敦厚的妈妈,本这么苛刻,你不必假装自己是泼妇,尽可以大方地恨我,但是不要拿自己赌气,我不要再听到你说自己不祥的话,半字都不准?!?br>
  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着,语气温和而坚定,神色更是不容置疑的威严。

  回过头紫莺白他一眼,正待发作,看见儿子进了门,暂时捺下脾气“跟爸爸说再见?!?br>
  “爸爸再见!”映帆伸长了手,要给爸爸晚安吻。

  “帆帆再见!”宣靖涛蹲下身,抱了他一下,也给个亲亲,接着他友善而关爱地对紫莺看了一眼“晚安?!?br>
  “不送!”紫莺看都没看他,自顾地带儿子睡下。

  宣靖涛轻叹口气,从儿子房间出来,临走前,对他请来的特别看护代了一番,要她特别注意紫莺的饮食和作息后才走。

  在宣靖涛回法国的三个星期间,也是紫莺夜赶稿的时候,五月底六月初学术会议接二连三地开,因为她年轻,许多师长筹画出面邀约的稿难以推辞,这五、六月包括评论和发表,她几乎每个周末都在会议中度过。

  自知健康差,经常不舒服,怕孩子担心,所以映帆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在爸爸家住,有他和姑姑照顾,她比较放心,不过虽然儿子自来懂事,却难免抱怨。

  “妈妈!你不要一直读书写论文,写那么多又会生病的?!庇撤杪杷挡荒苋ソ铀?,在电话那头小嘴嘟得半天高。

  “对不起!妈妈只要再两天就写好了,这篇写完就不必再写了?!彼诘缁罢馔繁咝薷牡缒杂┠簧系奈恼卤咚?。

  “不必写,你还不是要改作业?你每天都是读书、写字、改作业,都忘了帆帆。是不是我有了爸爸,你就不要我了?”映帆赌气地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怎么会呢?妈妈永远都不会不要帆帆的,你不要哭,妈妈现在就去接你好吗?”紫莺一听孩子这么说,心如刀割,立刻打算放下手边的事。

  “我请姑姑送我回去就好了,妈妈还是赶稿吧,帆帆回去不会吵妈妈的?!庇撤址浅6碌厮?。

  “也好,那妈妈在家里等你?!弊陷耗压毓疑系缁?,没想到顾虑太多反而伤了孩子。

  她站起身,胃部袭来一阵剧痛,让她蹲跌在地上,脸上全无血。

  “李小姐!”她虚弱地呼叫着特别看护。

  李秀玲闻声匆匆赶来,连忙扶起她“苏小姐,哪里不舒服了?”

  “胃好痛?!彼套磐此?。

  “我立刻送你上医院?!崩钚懔崴档?。

  “不要,帆帆马上会回来,有没有胃药?”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有是有,可是你的症状不轻,可能是胃出血,不能拖的?!崩钚懔崛暗?。

  “最多再两天,我把稿子写好就没事了?!彼咕⒌匕?img src="tu/ya.jpg">疼痛的部位。

  “先休息吧,你昨晚又没睡是吧!你是我看过最不合作的病人了,宣先生回来我真不知向他怎么代?他每天打电话问你的情况,你都不肯让我照实说,真的让我很为难?!崩钚懔岱鏊胤咳盟稍?img src="tu/chuang.jpg">上。

  “对不起??墒谴鹩Φ奈恼旅桓?,会给主办单位带来很大的困扰?!弊陷翰话驳厮?。

  “不能延个两三天吗?”李秀玲转身在柜子里拿出药,并要求道。

  “我希望如期出,答应了的事,不想打折扣,那样多不漂亮?!彼辉钙苹迪蚶吹男惺略?。

  “你什么事都那么严格地要求完美,难怪累得一身是病。人又不是铁打的,怎堪夜辛劳?今天不许再写了,不然我只好打电话给宣先生?!崩钚懔崮靡└园肴鞍胪沧?。

  “好的!”她接过药放在口中,配着水喝下去?!翱梢钥词槁??”

  李秀玲给她一个不许的眼神,她只好作罢,谁说病人最大?她只要一病倒,所有人都当她是小孩子似的管教起来了。

  当映帆回到家,看见妈妈在睡觉,就乖乖地在旁边拿故事书看。

  两天后,紫莺还是把文章如期地出去,人也被送进医院了。

  前一天宣靖涛在法国一把事情结束,正收拾行李,就接到李秀玲的电话,宝贝儿子在电话那头哭着要他回去,说妈妈都不听看护阿姨的话,他当下立刻赶到机场等补位机票,哪知计程车到路口,就听见救护车呼啸而来,停在紫莺家楼下。

  他立刻跳下计程车,拎着行李飞奔地跑了过去。

  “爸爸!”映帆跟着担架下来,一见他,放声哭了出来。

  他一把抱起儿子?!氨鹂?,爸爸回来了?!彼嵘匕参孔?。

  “妈妈会不会死掉?看护阿姨锁门的时候,她先走一步,就从楼上滚下去?!?br>
  映帆噎地说着。

  “不会的,我们一起跟她去医院!”他抱着儿子跟着上救护车。

  上车后,他和随车的护理人员问了一下状况,翻一翻紫莺的眼皮,量量她的脉搏?!安换嵊惺碌??!彼远铀?。

  “真的吗?”映帆还是不放心,他亲眼看见妈妈滚下楼,还心有余悸。

  “嗯!”他紧紧拥着儿子,看着躺在担架上的紫莺,手脚上都有几处擦伤。

  要怪她于心不忍,不怪她瞧她把自己折磨得跟鬼似的,眼下一团黑,脸白得跟纸一样,一看就知道很久没睡好,又让孩子吓成这样,这女人欠管教。他心中下了决定,这回说什么也要带她回家亲自看管。

  医院的探病时间过后,宣靖涛带着孩子回家,映帆经过了一场惊吓,显得特别不安,躺在上久久都不能入睡。

  “帆帆,不要担心,妈妈不是醒来了吗?她只是胃出血,跌下来的时候也运气好,除了擦伤,没有其他伤害?!毙柑斡底哦诎参康?。

  “胃出血真的不会死吗?”映帆睁着眼不安地问,对于妈妈一身的病名他无法全部了解,只知道生病太严重的话会死掉。

  “当然!”宣靖涛摸着他的头肯定地说。

  “可是妈妈常常生病,她说我的亲妈妈就是常常生病才死掉的,我怕妈妈也这样,帆帆好怕!帆帆要妈妈不要她死掉?!彼匮实厮底?。

  宣靖涛一听讶异不已,他不解地问:“什么亲妈妈?”

  “妈妈说亲妈妈是生下帆帆的人,没有亲妈妈就没有帆帆,和静娟妈妈她们不一样?!彼恢虢獾厮底?,自他懂事以来,就有一大堆的妈妈,妈妈就是一个一个不同的人,只当妈妈是种名字。

  “你见过亲妈妈吗?”他意外地问道。

  “妈妈说我见过,那时我太小了不记得,可是我有她的相片,亲妈妈很漂亮,比静娟妈妈、姑姑都还漂亮?!?br>
  “你知道亲妈妈叫什么名字吗?”宣靖涛拨了儿子前额的头发,进一步问道。

  “舒语兰。亲妈妈是妈妈的好朋友,她知道自己生病了。不能陪帆帆长大,所以请妈妈陪帆帆长大,她怕帆帆被取笑,就用妈妈的身分进医院,让别人知道帆帆是妈妈的孩子,又请人拿证件替帆帆入户籍,让帆帆成为妈妈的孩子,省得别人说帆帆不是妈妈亲生的。妈妈说我亲妈妈很聪明,很细心,很爱帆帆,可是她和帆帆缘浅,不能陪帆帆长大。爸爸,我不要妈妈像亲妈妈一样?!彼底潘底庞挚蘖?。

  “不会的,你妈妈是个好人,世界上最好的人,会很长命,会一直陪帆帆?!?br>
  他耐心地哄着儿子,一遍一遍地安慰他,让他安心入梦。

  “舒语兰?”他想起来了,在巴黎华人社圈里面颇具盛名的际花。

  印象中是个相当任骄纵的女人,可是只和她在宴会中遇过几回,对她没什么好感,没和她有过关系???怎么会有孩子?他困惑极了。

  这两个人怎么搭得上线?一个肤浅骄纵、虚假做作;一个认真笃实、诚恳坦白,怎么会是好朋友?但如果不是好朋友,不可能托遗孤,不是好朋友,也不会牺牲大好青春辛苦地带个孩子。

  “紫莺,你善良得让人心疼却任得教人痛心?!毙柑嗡淙换共幻靼渍?,然而益加深化了对紫莺的怜惜。

  “是了!这两人惟一的共同点就是任?!彼肿匝宰杂锏厮底?。

  “出院?进来不到二十四小时,你就要出院?”静娟板着一张脸质问着。

  心婷则皱着秀眉,把买来的苹果拿一颗出来,梦渝则摇着头准备开骂。

  “下午有课?!弊陷盒男榈厮?,静娟那张冷脸一出来,表示真的生气了。

  “宣靖涛会替你请一个礼拜的假,你给我乖乖的住到医生赶你为止,不然就当我们没有认识过?!泵斡逶谒?img src="tu/chuang.jpg">边坐下,认真地说道。

  “你们真的生气啦?”紫莺伸出手摇一下梦渝的手臂,又不安地看另外两人。

  “能不生气吗?成天只知道尽责任,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什么事也不说一声,把我们这些好朋友当什么了?枉费我们这么多年的情,你当我们是朋友吗?你让我们觉得见外?!毙逆迷谝慌阅闷鹌还哒ケ呤渥?。

  “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弊陷旱妥磐?。

  “还想有下次?”静娟白她一眼。

  紫莺被瞪得更低下头,平常最偏袒她的静娟这回真的动怒了。

  “你平常总替人着想,看你现在闯了什么祸,帆帆昨天被你吓得哭闹不休,静娟多自责没注意你的情况,李看护更是看见我们头都抬不起来,他们有什么错?都是你任来?!泵斡逖纤嗟厮?。

  “知道了,我会反省的,别生气嘛!”紫莺愧疚地看了三人一眼。

  “给我们你的承诺?!毙逆冒颜ズ玫钠还挂槐?。

  “认真啦!”紫莺接过杯子浅浅地喝一口,无辜地看着三位好友。

  “别敷衍我们?!泵斡謇渥帕橙险娴乜醋潘?。

  “承诺什么?”她又喝了一口苹果汁后问道。

  “从今天起好好休息,每天最晚十点得上,最早六点才能起;下学期开始只上基本堂数,不准兼课;演讲最多两个月一次,论文发表暂时一年一篇,童书写作只能一年一本;一天吃六餐,一口都不能少;早上起来散步半小时,风雨无阻?!毙柑蔚纳敉蝗?img src="tu/cha.jpg">进来,也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来就下了一串命令。

  “他是谁???”紫莺不以为然地翻了白眼。

  “别管他是谁,这些事你答不答应,一句话?!泵斡迥撬恋难劬Φ茸潘拇鸶?。

  “他是外人耶,你们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做到?!弊陷翰灰晕坏厮?。

  “就是这些,我们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们觉得这些合理,就等你一句话?!本簿昕诘?。

  紫莺不高兴地瞪宣靖涛一眼?!昂美?!别再生气了?!彼忠∽琶斡?,眼看向静娟。

  “你哦!就是让人不放心?!泵斡逭獠欧潘闪成系募?img src="tu/rou.jpg">,紫莺一旦承诺了的事,就不会打折扣。

  “那我下午可以出去上课吗?学期快结束了,课没上完。学生考试会有问题?!彼灰坏乜戳巳艘谎?,诚心地央求道。

  “不准!”不待梦渝她们开口,宣靖涛就直接拒绝了。

  “又不是问你,你有病???这里轮不到你说话?!弊陷翰桓咝说乜此谎?。

  被三个好友夹杀得无路可退,她没话说,居然连个外人也管起她来了,他算老几?不过客观地说,这人即使霸道地命令别人,却仍可以命令得那么优雅,真像教养良好的贵族。在生气的同时,她的处女座湛审美天分仍是同时运作。

  “我说话不需要依序发言,你给我听好,从现在起,除非医生允许,不然一步都不许离开医院?!彼挠锲淙晃潞?,态度却非常坚决。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只见紫莺嘴角一抹冷笑浮现。

  “我管你也不需任何人授权,就凭我是你孩子的爸爸,我不要我的孩子担心害怕得晚上睡不着、半夜哭醒了,这理由够吗?”

  紫莺一听这话,心疼不已,她一直注重给孩子稳定感和安全感的。

  “真的不行吗?我考题都出了,有些东西没讲完,这一学期的课就串连不好,整个上课效果会打折扣?!彼闲牡囟宰琶斡逅俏?。

  “可以吗?”梦渝转看宣靖涛问道。

  “还有多少课?”宣靖涛考虑了一下问道。

  “这星期的就剩下午两堂,还两个礼拜二十堂,下个礼拜一场会议评论,月底的论文发表,然后算完成绩就完全可以休息,我保证暑假什么事都不做?!彼宰湃龊糜殉信档?,然而这么一串行事历念出来,事情还真不少。

  如果不让她完成,以她那种要求完美的个性,绝对是会挂在心上的,这反而对身体不好,他斟酌了一下。

  “我陪你去好了?!弊匀嫌兴飧鲈母菏⒚囊缴?,应该不会有事。

  紫莺皱了一下眉头,这人在做什么?“你要当我头家吗?”她不以为然地问。

  宣靖涛对她诡异一笑“梦渝、心婷、静娟!你们听到了,是她跟我求婚的,我郑重地答应。你们是见证人?!?br>
  “你莫名其妙!”紫莺顿时气得心跳加速。

  “你们客家妇女说‘头家’一词难道没有丈夫的意思?”他气定神闲地问。

  “抱歉!我们庄里的妇女称丈夫都说我那个人?!彼不指创尤菡蚨ǖ鼗卮?。

  “我若不是你那个人,我们怎会有儿子?”他俊眉一挑,以极具情的暧昧眼光看她一眼。

  “谁跟你有儿子?”紫莺气缸了脸,口而出。

  “你是说我们帆帆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他微笑着问。

  “宣、靖、涛!”她咬牙切齿地警告着。

  “喂!很好,终于叫我的名字了,但是少了点柔媚,梦渝你们还没给我答案?!彼蛎斡逅堑?。

  静娟直觉地点头,心婷则欣赏地看他一眼,梦渝莞尔一笑。

  三人心里都这么想:这就是男人,表面上看起来再怎么彬彬有礼、温文儒雅,骨子里都是藏着坏水的。眼前这个男人无疑是闷型的,但总合来说他还算差强人意,孩子能有健全的家庭生活,紫莺多个人可以分担重任还是比较好的。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里外都像个人样儿,又镇得住我们刁钻的苏非亚,我们才会替你盖章?!毙逆么蠹一卮鹆怂奈侍?。

  紫莺抗议地看她们三人一眼,友不慎!居然眼看外人欺负她还帮腔。

  走进熟悉的教室,紫莺却觉得丢人透了,某个男人大摇大摆地带着她儿子坐在教室的一隅,让学生引起一阵动,偏偏当事者落落大方的,对于学生的侧目一律报以人的微笑,当场就得一些正值多梦年华的小女生,得了口蹄疫似地瘫软无力、口水直。

  她只能假装不认识这个人,把讲义发下去,待大家都拿到时,她扫视全班一眼才张口,声音都还没出来“妈妈!爸爸没有讲义!”映帆坐在位置上扯着嗓子说。

  毁了!紫莺镇定地深一口气。心中暗自叫苦。

  “老师?!”果然学生在底下立刻喧声鼎沸。

  她镇定地把一份讲义传下去,抬起手臂,出贴着绷带的伤口说:“因为昨天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今天是跟医院请假出来的,所以儿子不放心要跟来,希望你们不介意,说实在的我现在还是不舒服,必须请你们体谅,上课认真点,让我比较不那么吃力好吗?”她当下采取哀兵姿态。

  “老师你避重就轻?!毖级岳鲜Χ拥陌职趾闷婕?。

  “我们今天要把课结束,下个礼拜遇上校庆,下下礼拜又是端午节假期不是吗?老师没有多余的体力赶课,我们不要延误时间好吗?”她虚弱地说着。

  果然那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声音具说服力,平常调皮捣蛋的学生们,敛起了玩闹的心,非常合作地进入情况。

  “我们今天要把明代的小品文做一个总结,住饼去这一个学期以来,介绍给大家的作家及其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用四个字形容即是‘使才任’,每个人都表现了对绝对自由的追求与执着,所以他们率真自为、任情自适,甚至袁宏道明言;古往今来,惟讨便宜人,是第一种人?!彼档秸獾阕陷翰豢推赝柑慰戳艘谎?,脸上摆明了就是你这种人。

  宣靖涛则大方地回报她一个受教的微笑,讨便宜也得看对象,讨得到她苏紫莺的便宜,他相信绝对是天下第一种人。

  “然而在这些看似颓废颠狂、离经叛道的行为中,值得我们留意的是其中的内涵,这些狂狷的文人任挥洒,展现给世人的他们生命中最核心的质素,你们说是什么呢?”她顿了一下,看了所有学生一眼,让他们思考一会儿。

  “一个字──情!对他们而言,生命有情才有意义,所以他们说,‘天下有情人。尽解相思死,世无真英雄,则不特不及情,亦不敢情也?!挥兄燎橹?img src="tu/xing.jpg">的人才能领略生命的美,不是真英雄,不解情为何物也不敢有情更不敢用情,只好把情当成洪水猛兽…”

  宣靖涛在台下听着紫莺解析着明代文人的各种情怀;亲情、友情、爱情、对生命之情、对大自然之情、对某些事物执着的奇情??此脱涞奈蚀鸹ザ?,觉得又见识到另一个紫莺了,在讲台上的她一会儿知、一会儿感,苍白的容颜散发着一种生命力,她虚弱但她有情。

  在结束这学期最后一堂的课程回医院的途中,紫莺注意了麦当劳的招牌,地想买个布偶给儿子。

  “帆帆妈妈买个唐老鸭给你好吗?”她揽着儿子轻声问道。

  “好??!可以吃薯条吗?”映帆殷切地问着,他想知道班上小朋友常说的麦当劳薯条吃起来怎么样。

  “好呀,不过我们吃一点点就好…”“那些东西营养价值不高?!庇撤吐杪柰彼党隹?,这些话他早会背了。

  母子两人相视一笑,紫莺宠爱地以她的额头,和儿子的小脑袋来回抵触着,逗着儿子呵呵笑。宣靖涛心满意足地看着他们母子,几年来不敢奢想能享受这种天伦之乐的他,感到非常幸福。

  他们进店里面,找了个位置,宣靖涛自幼养尊处优,又长年在以美食风尚盛行的法国居住,对速食食品兴趣缺缺,而紫莺打小节省,什么都要自己做,又挑剔成,自然看不上店头的东西,所以他们给映帆点了几样小食物:小薯条、小杯昔、小块看他兴致地吃着。

  “你会不会饿?渴不渴?”宣靖涛对着她关心地问。

  她只是摇摇头。

  “你课上得很好,口才佳表达能力强,深度广度都够?!彼芍缘卦扌碜?。

  “谢谢!上过我的课的学生都这么说?!彼晨谝唤踊疤?,轻描淡写地就贬损他一顿。

  “那么你的学生有没有说在讲台上的你很人,别具风情?”丢下了一个欣赏而深情的眼神出来,他怎能和那些头小子比?

  紫莺似笑非笑的眼光往右上方一溜,然后专心地看着儿子的吃相。

  不以为然!宣靖涛很快解读了她这个小动作,这些日子以来,他向她朋友询问、从她上课和学生互动间的举动、上课内容的思想以及她的作品之间,用心地接近她的内心世界,虽然不全了解但已大有斩获了。

  “好不好吃?”紫莺见儿子快吃完了,递纸巾给他自行擦手。

  “妈妈做得比较好吃?!庇撤芳艘环?,下结论道,他也是胃口早被要求完美的处女妈妈养刁了。

  “真的?谢啦,下次想吃跟妈妈说。走吧?!闭飧龃鸢杆窍氲比欢?,量产的东西怎么比得上她严格密地掌控每一个制作细节的精品呢?

  她一手拿起托盘,一手牵着儿子,走到处理柜旁,自然地将垃圾往里面一倒,连托盘也倒进去。

  跟在旁边的宣靖涛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对吗?他的眼神这么说。

  她困惑地回看一眼。怎么了?她的表情不知所以地问。

  宣靖涛连忙把托盘拿出来,放在柜子上,她这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自己干了什么乌龙事。

  “胡涂!”她自己想到都好笑,牵着儿子走出店门,走着走着,到了停车处还视而不见。

  “紫莺!你要去哪里?”宣靖涛只见儿子不住地回头,而她毫无所觉。

  她回头一看,他姿态优雅地靠着的不正是他的宾士吗?她困惑地走回来。

  “爸爸!妈妈写太多文章,用脑过多又变笨了,怎么办?”上车后,映帆同情又忧心地看紫莺一眼,然后对宣靖涛说。

  “帆帆,天才与白痴其实是一线之隔,你妈妈是天才,但是接近白痴,所以你不要担心,这很正常?!彼⌒Φ乜醋陷阂谎?,真不明白这女人前一刻还伶牙俐齿地损人不着痕迹,精明得不得了,下一分钟可以迷糊到把托盘当垃圾还过车不入。

  “我们儿子小时候有没有喝过肥皂粉泡成的牛?”他故作忧心地向她问道。

  “该担心的是你可能会喝到农药!”她不以为然地回他一句。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处女妈妈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全天英语阅读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处女妈妈》是由作者风淮黎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六章及处女妈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处女妈妈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全天英语阅读网 www.english24hours.com)立场无关。